祝家笑容

我的避难所

在这座城市里我没有桃花其实也蛮好的,每天可以读读书看看报,尽管有时会羡慕人家一对对,尽管长时间不与人交流我又有些孤僻了,但仔细想我最孤独的那段日子里我获得的东西确实是最多的。也许就该有不谙世事的时刻

发现自己变得异常敏感,生活中一点变数就足以让我从头开始回忆

人呐,一旦开始感到孤独就会不停怀念过去,今早突然有些活够了,我们二十六岁便一起死去好不好。
生活是极大的痛苦,我们为什么不能一边做梦一边行走。

还是疯狂想家,哪怕睡前看快本笑成傻逼以为一觉起来就会变好。根本不会

不想回到任何一个家,我喜欢陌生环境里自己的小空间,异乡让我感到自由
混蛋
每喘息一下肺就被拉扯一下,像艰难呼吸的鱼
我应该是个勇士啊,却被打碎

没有人告诉过我不要在意那些身外之物,没有人告诉过我灵魂更加可贵,
年少时的小心思全然不以为意,
你想要什么,
我挣扎想跳出共同画下的战争,
放了我吧,我只是个苦苦求生与你不同的人。

焦虑,疲惫,必须一刻不停,我可能需要一个发泄口,把一切都堆在心里感觉就要爆炸

11.22

十字路口等绿灯。抬头看北京的天空也有星星,北京的飞机飞的好慢。

生病怕是最不好的体验了。但还是有一些小乐趣
比如…
保留针打在了右手,我学会了左手熟练用筷子,一脸骄傲的吃饭
我的主治医生叫我“小不点”,第一次听到时想乐儿觉得这太可爱不像我,我可一直是个灵活的壮士
病房大窗外有一张大蜘蛛网上面趴着只大蜘蛛,时不时瞅瞅它一动不动,我就翻个身睡觉

这个冬天要成为一个大粽子

她们之间好像很有趣。初中遥传一个女生喜欢另一个女生,“两个女孩可以谈恋爱”这种新观念在我脑中初形成,她们都留着那时女生标准的长辫子,后来也终于都剪短,我不知道她们到底有没有在一起过,喜欢一个女生我迷迷糊糊也曾经历,似懂非懂分不清楚那种感觉,只是强烈的原始欲望说着我好喜欢她好喜欢好喜欢。